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涪叔已经忙昏头了,原本只是筹备一个土春晚而已,随便来几个节目都能凑齐。再加上全息偶像们的一些点睛表演,谁敢说不够档次?然而之后的展开就有点出乎意外了,生生把这个土春晚整成了一个大型节目。

    如此一来,村里原本就有些犹豫的人,更不敢上台了。自娱自乐也就罢了,丫的不请自到的明星都有一批,谁还敢在班门前弄斧?初一到十五的芦花村庆典活动还好说,但春晚村民们就表示不去了。

    无奈的周涪,只能取消了村民节目,一切照着大型晚会的路数走,然后就有点手不住了。电视网络直播有了、明星嘉宾有了、甚至连大大小小的领导都来了。尤其是刚刚筹建起来的动画基地,基本上进驻的老板们也在土春晚的现场预定了位置。

    妈蛋,好像越折腾越夸张了。

    网络之上,好事者们把这次的土春晚说成是2次元春晚,在央视春晚一年不如一年的状况下,游乐园的2次元春晚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大家。好歹是全息舞台,一定比其他舞台更加精彩吧。

    周涪真是有苦说不出,如果真要搞2次元春晚的话,肯定是半年前就已经开始各种预备了,不至于到现在还只是一个空壳子。可是如今网上各种期待的声音,让周涪只能硬着头皮开始布置。

    活动现场好说,毕竟游乐园已经举办过很多大型活动,经验可谓十分丰富,就凭现在不到一半的员工,搭起一个现场也不在话下。

    问题是节目……网上的期待是2次元春晚,各种自发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甚至有不少闲的蛋疼的死宅想要亲临现场和2次元的偶像们一起过春节。如果这些人到现场一看,舞台上的节目全是临时花钱请的明星表演节目,天知道会骂成什么样子。所以,虽然鱼仔还没有出关,周涪也终于按捺不住打进去了内线。

    压力实在太大。

    在黑咕隆咚的摄影棚里过了一个月,周渔的脸色更显得苍白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不健康的味道。此前好不容易锻炼出来的身体,因为这一个月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居然开始有点走形。

    周涪一看就摇头了:“鱼仔,以后没事的话最好不要再闭关了,看你这身子,只怕再闭上一个月,你就又回到几年前的那个样子了。”

    确实,就连小米和小路都是一脸嫌弃。原来的老板虽说长得不咋地,但好歹也算健康,现在这体型是闹哪样,耍太极球?

    这一点周渔倒不怎么在意,反正电视节一年也就这一个月,剩下的时间还不是要在现实中慢慢锻炼,很容易就练回来了。

    “对了涪叔,这个月每天更我书信交流的是哪个?你帮我转告一声,我已出关,以后就不能再写信了,十分抱歉。”

    用餐盘传信这个事情,周涪也是知道的,当时还觉得奇怪鱼仔怎么会喜欢这种交流方式。不过能与人多交流是好事,所以周涪并没有阻止,反而很是鼓励其他人也一起来投信纸。

    然而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