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皇城大门。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石墙之高,令人望而生畏,生不出半点逾越的心思。

    即使是一位灵塔武者,来到石墙面前,依然只能怀着敬畏,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这里就是皇城吗?我还是第一次靠得如此之近!”

    “不知道皇城之内又是一副什么情况?有人说,里面繁花似锦,四季如春。”

    “皇城乃是一国之君的堡垒,岂能以常理度之!”

    ……

    秦家战堂的前十弟子,在皇城入口议论纷纷。

    毕竟皇城平日不可轻易靠近,如今难得有机会亲眼一观,他们岂能错过!

    “莫要失了我们秦家的脸面。”

    秦舞提醒众人。

    闻言,不少秦家精英都收敛话声,注意仪态。

    秦舞视线转动,看向秦无夜,道:“为何你初来皇城,竟能这么处之泰然?”

    “这是我第一次来,但是绝非最后一次来。”

    秦无夜回道:“只要在皇城演武展露锋芒,今后前来皇城,或许会是家常便饭。”

    这话一出,不少战堂弟子纷纷一愣。

    随后,有人鄙夷,认为这是装逼的最高境界;有人不由多看秦无夜,觉得他的心性非同小可,年少老成;更有人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舞则是白了秦无夜一眼,直言吐槽:“妄自尊大。修行就应该虚幻若谷,一步一个脚印!”

    秦无夜笑而不语,对于秦舞的说法,不战斗,不撕逼。

    秦闲瞄了一眼这个黑衣少年,饶有兴致。

    虽然秦无夜在秦家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人不喜,但是不得不说,此子有他骄傲的资本。

    心性是一方面,实力又是另一方面。

    除此之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数日不见,秦闲发现秦无夜又强了数分,估计现在和秦杨交手,两手之数的回合即可击败对方。

    “进去吧。”

    秦闲收回视线,迈步入城。

    秦家众人紧跟秦闲的脚步,踏入皇城当中。

    刚一进去,只觉无数天地灵气扑面而来。

    “这……好强烈的天地灵气!”

    众人吃惊不已。

    “布置了聚灵阵法吗?”

    秦无夜如是想道。

    这是专门聚拢天地灵气的阵法,通常只在一些本钱雄浑的宗门之内布置,辅助门下弟子修行。

    现在炎武国的皇城同样布置了聚灵阵法,当真是财大气粗啊。

    “在这里修炼,速度至少可以快上三至五成。”

    秦舞说道,语气不乏羡慕。

    皇室子嗣修为常常高于常人。

    除却血统使然之外,修炼的地方又是一大关键。

    你天天在天地灵气如此充裕的地方修炼,修行速度能不快就有鬼了。

    这个时候,前方有一波人马进入秦家等人的视野。

    为首的长者年龄和秦闲相近,气息亦是如此,而他后方的人影,一个二个刚猛无匹,宛如被困在鞘中的剑。

    一旦出剑,注定石破天惊!

    “是皇甫世家的人。”

    秦舞皱眉。

    显然,秦家和皇甫世家关系平平,每次见面,都免不了一番唇枪舌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