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千六百万对你来说或许很多,但是,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真的没有多少。”张旭盘玩着腰间的一块碧绿的翡翠慢似有所指的说着。

    仿佛不是在说一千六百万上品灵石,而是在说一千六百下品灵石一样,只是小钱。

    黄舒朗恶狠狠地看了张旭一眼,眼神凶恶的仿佛要将此人生吞活剥一般!就连他产生了欲望的脸蛋,都让他异常厌恶起来:“好好好,等着我忙完了回来再好好的收拾你!我看你怎么赔我一千六百万!”

    黄舒朗对于张旭的话可以说是当笑话听得,一千六百万上品灵石是什么概念?想借着这个时间吓唬他?做梦?

    他黄舒朗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岂会别对方这点做作的手段吓到?

    但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旁观的人却是看出了这其中或许有着某种关联才对!

    若真是如此,那这个俊朗公子的背景可真是恐怖了!

    就在此时,一个面色阴霾的中年人迎面走向了黄舒朗的面前。

    黄舒朗看见这人,顿时打起了精神拱手赔笑道:“任管事?今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他最大的背景就是在一品堂,他正是当年抓住了个机会攀上了一品堂的高枝才有了今日海湾城的地位,故而他谁都不在乎,唯独是紧着一品堂的人。

    就算是今天火烧了屁股,他还是不敢怠慢,因为他知晓只要一品堂不放弃他,他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是他最充足的底气!

    “我为什么来?黄大老板你应该很清楚才是啊,还不是因为你的威风?”

    任阳咬牙切齿的对着黄舒朗说出了这样的话。

    黄舒朗当时就懵了:“您,您开什么玩笑,小人我哪里有什么威风啊?”

    “别我可当不起!”

    任阳直接避开了黄舒朗,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意,让后者心头一颤。

    上一次任阳露出这幅表情还是一品堂当初经历了一次经济危机时,这位管事才露出这般杀戈果决的而态度,从那以后一品堂在这里的生意步步高升,受到总部的关注,然后就再也没人看到他露出这幅森然的态度。

    而当初经历过那一段经历的黄舒朗,却是记忆犹新。

    “老任,把事情都安排明白了?黄老板之前要的一千六百万你可听清楚了?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就给黄老板过目把。”张旭冷笑着看向黄舒朗,似是在观察对方现在的每一个表情!

    “黄老板,既然是少爷的意思,那就请看吧……”任阳面无表情取出了一本厚大的文书,递给了黄舒朗。

    少,少爷?这是什么鬼?黄舒朗一脸懵逼的转身,看见了任阳客客气气的冲着年轻人施了一礼,一脸诚惶诚恐的样子。

    上面每一页都让他遍体生寒,牙齿更是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颤,上面记载的是他的所有合同,附带的是对应商行的要求与索赔声明。

    ……

    啪嗒!

    这一本文书,仿佛重若千钧的册子,连一名金身期的修士都无法握住似的,脱手而出掉在了地上。

    文书上面每一个字,每一个符号都仿佛是索命的冤魂,在想黄舒朗催命一般。

    “不,不,这不是真的,不是!”

    任阳面无表情的叙述道:“我已经找人专门核算过,如此违约绝对足够让黄老板赔偿一千六百万上品灵石 ,而且我们也会展开调查,看看这位黄老板到底有什么通天本事弄到那些货的。”

    “嗯,我想他这么信誓旦旦一定是有什么来历,我可不信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一定弄清楚!要彻查的清清楚楚,不能有任何疑点知道吗?”张旭玩味的看了一样黄舒朗,语气轻慢。

    没有来历,那就是子虚乌有的!黄舒朗在心中疯狂咆哮起来!

    张旭的态度,实在是让他恐惧到了极点!那句话背后的意思更是让他遍体生寒。

    听到了张旭话语中透出的森然杀气,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清楚张旭的意思。

    黄舒朗声泪俱下的跪在了地上,颤抖不已的喊道:“饶命,求您饶我一命!!!我,我是让猪油蒙了心,这位,这位公子,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好不好?”

    他不是傻瓜!就如他硬是拿着一张扯淡的合约想要威胁别人一样,如果是一品堂也去安排,拿着一千六百万的货物,一品堂是真的有办法‘变’出来的!

    最后为什么会到他的手里?无非是偷盗抢劫,反正任何一个方法都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就对了!

    “黄老板,你该高兴才是,这一千六百你不是得到了吗?怎么还哭丧着脸?”林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